(来自网易科技,虎嗅摘编)ZocDoc成立于2007年,公司旨在帮助病人通过移动设备在网上寻找和预约医生。据5月底披露的相关文件来看,该公司近期新募集了1. 5亿美元,市场估值约为15亿美元。据该公司提供的数据,目前在美国2000多个城市中,每月有超过500万人使用其服务。2011年,ZocDoc获得了俄罗斯风投机构DST5000万美元投资,又从高盛投资公司募集2500万美元,这使得ZocDoc公司C轮融资总额达到了7500万美元。当时ZocDoc被BusinessInsider评为“世界上最值钱的100家互联网公司”的第29名。ZocDoc是基于地理位置的线上预订平台,用户可以在网站或者移动客户端通过ZocDoc找到附近医生,并且根据医生的档案点评、资质认证、空余时间段等选择合适医生,再确认服务时间,完成预订服务;在最终确定预订时,用户需要注册登录,而网站会对注册用户进行一定的手机验证,但不产生额外的预订费用。它网站首页非常直观,不提供资讯内容,直接为用户提供的就是搜索功能。而搜索也是基于用户对于医疗服务的检索条件,如就近地理位置、医疗科室、保险等。对于预订服务网站而言,用户后续使用主要是服务质量。网站自身无法对医生服务质量进行考核,但可以通过用户评论及打分进行评价。医生要成为ZocDoc网站的注册会员,每位医生每月需支付250美元,以把他们加入到自己的数据库中,让病人可以更方便地找到他们,之后还可以进行预约,并对医生的服务质量和专业程度打分。受到更多好评的大夫将在ZocDoc的70万月活跃用户中间有更多抛头露面的机会。对于ZocDoc最头疼的问题,应该是医生单方面取消或者修改预订时间,而它的解决之道不在盯着医生,而是使用者。当用户出现纠纷时,网站会第一时间拨打电话给用户,同时附赠一张10美元的亚马逊购物卡。该网站不愿透露有多少医生成为网站的注册会员,也不愿透露平均每个医生每月能获得多少个预约,或以其他方式透露收入方面的数据。一年前,ZocDoc的服务还仅仅局限于美国的4个城市。而目前,其在线预约医生服务已经扩张至全美11个大城市。现在,ZocDoc提供来自40余家医疗机构的530万个医生或其他医务人员的预约机会,而每月有70万病人使用这项服务。就像国外短租网站Airbnb帮助房东出租空闲房间和私人打车应用Uber帮助轿车主揽客一样,ZocDoc也是帮助医生保证能够有足够多的病人,但不能出现人满为患的情况。

全球都在QE宽松,经营者要抓紧做直接融资今天最热的话题是央行的降息。大家都注意到了到中国一个几千亿左右的流通释放降息,其实大家还不够关注前几天欧洲央行宣布QE。整个欧洲版的QE是1.6万亿欧元,大概18个月。美国的QE3是将近24个月了,宽松了1.6万亿美元。换句话说,这次欧洲的1.6万亿几乎跟美国上一轮一样。美国上一轮QE发生了什么?资产价格快速的回归,消费回归,就业回归,所以我觉得对于欧洲而言QE是非常重要的事情。今天上午央行的这个消息,其实让我本人感到很忧虑。几乎全世界绝大部分国家都开始加入到QE宽松,这样的一种QE宽松会导致什么样的结果呢?眼前马上看到的就是国家债务上升。为了还债,所有的国家都会倾向把债务证券化,因为债务拿实体的钱还不掉。那么怎么证券化呢?要降低利率,或者说由于证券化有了大量的债务供应,导致利率降低。利率降低对各位有非常大的影响。第一,利率降低通常意味着短暂的牛市,股市会非常好,资本市场非常好。在牛市当中一个经营者应该做什么呢?我觉得最重要的事情就是降低自己的债务,抓紧做直接融资,把自己的资产做实。具体的讲就是PB降低。现在在外融资跟投资者说的PB20倍、10倍或者5倍,通过这一轮牛市的话最好把PB降到1,这样对你非常安全。中国的长期利率下降,消费市场值得投资我想先描绘一下中国经济的趋势。刚才我提到了全球各国债务都高,所以降息概率就高,因为债务要发布。目前美国的国家债务占了GDP的96%,在日本大概占到190%,中国的话可能只有36%。但这36%是真的吗?如果大家对国有企业的整个盘子有所了解的话,中国的国有资产总量大概是104万亿,其中有34万亿左右是净资产,70万亿是贷款。如果看净债务的话大概就是40万亿左右,政府是有偿还义务的,或者是有担保的。如果国有企业破产,坏掉的是国有银行的资金,最后是政府要承担的。所以如果把中国政府实际担负的20多万亿再加上赋有偿还义务的40万亿国有净债业务加在一起,其实中国的债务基本上跟GDP也能到100%左右。因此中国有一个长期利率下降的趋势。如果今天有很多人在解决利率太高的痛点,告诉大家这个过程是很短的,长期来看中国的利率是很低的,中国是不缺钱。这一点我觉得大家要特别明白。就像几年前我们看铁矿。地球不缺铁,一挖都是,所以关键是挖出的成本。所以这个是我今天想讲的第一个常识观点。第二个常识,要考虑市场的话:在中国市场由于储蓄下降导致消费能力上升,特别是中国的中产阶级关联的行业(会发展不错);在全球看的话,比如美国,因为储蓄过去三四年上升得非常快,所以美国的消费能力增长是非常有限的。如果真的要做消费,那么除了中国,要认真的看未来三四年美国和欧洲的消费关联的行业。细看这两个地区消费的市场主要还是跟中产阶级关联,总体来说是对健康的需求,对快乐和时尚的需求。所以在这两个行当里面去升级自己的产品和服务的话,我相信空间是非常大的,所以这是我想讲第二个常识。哪一类互联网公司有价值?用户在增长及用户间有重复交易第三个常识是关于互联网对整个全球经济、对消费的改变。对复星来说,我们现在看一个公司基本就是两个标准:要么这个公司可以静悄悄地待在行业里三年,跟互联网彻头彻尾无关的,这种行业和公司可以活下来;要么跟互联网深度融合的行业公司,他们可以很好的生存。过去我们用模型预测,现在的模型你要加一个最大的风险,就是互联网的影响。过去我们投资第一个我喜欢看PB,PB我希望是实物,并且价位要低一点,所以实物资产在我眼里是资产。第二我们希望在这个行当里是独家经营,可能有被政府授予的许可证,也可能他垄断的。现在我们看互联网,还增加一个维度,就是用户资产,如果一个企业一个行业有海量的用户,并且这些用户还经常进行信息的交换,这些资产是非常值钱,是很性感的行业。用这个角度来审视一下,有大量的传统行业积累了海量的用户数据库。比如中国移动、中国联通,但是他们的市值是很弱的。原来我的手机消费很高,一个月几乎两千块钱话费,近两年我的手机每个月消费不超过五百块。为什么?因为包月后的数据对我来说足够了。但是我们要追问一下,移动真的不行吗?仔细琢磨一下,第一个,移动的客户是实名,第二个客户的家庭情况他是知道的,第三个如果今天要消费,你能通过手机上的消费短信知道特定时间点的客单价。所以传统的金融机构、传统的行业像中国移动、还有传统的家庭发生关连交易,都有海量的数据,但是他不知道怎么用,或者是这个数据没有被估值。如果你知道怎么用,你就知道怎么发展了,所以这里面我觉得有非常多的价值和机会。当然互联网里面我比较重视的还是用户的增长,以及用户本身要重复交易。如果只是一次性的增长是没有意义的。全世界去杠杆化我们接着讲互联网金融的问题,在座的很多人跟互联网金融有关。第一,做互联网金融要看黏住了多少用户,这些用户每天交易量有多少。第二,把互联网金融做大,就是要把产品简单化、标准化。互联网投资决策是几分钟要定的。所以没有办法像做PE投资,做两个月的尽调后再决定要不要投,不可能的,就两分钟的感受,所以要非常简单,很让他能够快速决断。因此对风险对信用的定价保障要到位,把客户担忧的这些不确定性风险简单化。对于互联网金融来说,第一你要识别出什么是风险,第二要把这个风险定价标准化,让客户拿到的东西非常简洁。我可以举一个例子。我们前一阵尝试把8000万的一个租赁项目的资本金在网上众筹, 500块一单,大概20几分钟8000多万的项目就做完了。为什么能够这么迅速的搞定呢?因为这个背后贴了ADS,贴保险授信担保,保证你每年能拿到本金,每年能够拿到这么多的利息,要拿不到的话我赔。保险公司很大,所以他完全相信你。互联网金融关键是对产品的风险进行定价和管理,给用户创造信用氛围,所以我觉得大家可以琢磨一下这个事情。刚才我们提到现在在加杠杆,QE、降息。但是另外一个方面,前期加过的杠杆这两年要去掉。现在全世界人民都知道中国在去产能杠杆,我们的生产产能太大了。未来三五年后我们还将看到去房地产杠杆,我们太多的存量房子了。在未来七八年还会看到全世界去政府债务杠杆,因为政府的债务在拼命的增加。会产生什么结果呢?有杠杆存在的领域的资产是面临贬值的,债务不一定贬,资产肯定会贬值。所以如果你是新的项目,或者是高杠杆需要被去掉的生产能力。包括未来房地产领域的话,要非常小心,你应该很清楚你的资产会贬值,但是你的债务不一定贬值,如果你不清楚自己怎么转型的话,你可能被洗牌。你的总资产100块,将来值70块;你的债务70块,将来还是70块,你就损失了。当然从创新的角度,这是一个非常大的机会,因为要去掉的那些产能和资产会很便宜,库存愿意以很低的交易价格来交易。因此去杠杆去库存服务的行业会非常好。有个例子,我们投资了一个叫“MySteel” 网综合平台升级项目,他们做的是钢贸行业,现在一点都不性感。他利用银行讨厌钢贸这个事实,他做成一个很好模式,关健词是“规模大”。这个企业第二年有可能做到3000亿人民币的收益,如果净的息差能够做到一到两个点的话,就是30亿到60亿,非常大。他给客户提供基于分布式仓储条件下的物联网监管的实物抵押——给钢铁厂提供评价,给贸易商提供贷款,最终降低了钢铁厂的这个周转时间。原来钢铁卖钢可能需要60天,现在13天就卖完了。在银行拿不到的贷款,钢贸商在他这能够拿到而且是平价的,仓储是免费的。对于最终的用户来说,由于上游的融资成本降低,物流成本降低,仓储成本降低,导致了终端用户每吨钢可以便宜60块钱。因此我觉得为产品过剩的行业服务也是一个巨大的收益。如果考虑钢铁,比如说过剩2亿吨,是6000亿人民币。但是对于房子来说,如果过剩了10亿平方米,就是5万亿人民币,这个是一个非常性感的生意,所以我觉得这些过剩本身也是一个巨大的机会。这么多的去杠杆,无论是去房地产的、去产能的、还是将来去政府债务的杠杆都必然会传导到金融系统。一两个月后中国的银行系统的报表就会公布了。我大胆猜一下,我猜他们2014年的利润跟2013年是一样的,但是我要说这很可能是假的。我甚至可以再大胆猜想他15、16年的利润相比2014年要大幅度的下降。为什么呢?瞒不住了。过去七八年以来建设那些产能的钱百分之六七十是银行贷款。去产能除了股东跳楼之外,银行没损失是不可能的。问题是银行的损失哪去了呢,怎么在报表里面看不到呢?我相信这个损失不会消失,迟早会出来。同样,如果要去看保险怎么样,我还是问这个问题。四五年前建设这些产能的时候保险搀和了吗?保险不能搀和。保险公司既不能投房地产,不能投实业,也不能投PE,什么都不能投,只能买股票,买债,存款。所以保险很万幸没有搀和加杠杆的过程,没有去杠杆的痛苦。去杠杆本身对中国金融系统的影响在短时间里已经非常明显了。银行将来要遭受很大的损失,而保险可能不必。今天中国跟欧美比,加杠杆都加到了房地产之类的行业。欧美好一些,因此欧美的金融质量要比中国要好,因为他从08、09年开始低利率,拿到的负债成本很低,哪怕是收益率降一点,他的利率降的更多。我给大家举一个例子。美国原来的银行净息差平均是1.6左右,现在达到了疯狂的2.6到3.2左右,比中国还高,为什么呢?因为他的存款不要钱,所以他贷出去3.2%也是很好的,净息差就有3%。中国就不行,咱们的存款去年平均是2.8到3.2左右,贷款最多贷到6、7。所以没有美国自如,这是由于金融机构负债成本低导致的。因此去杠杆的事跟投资联系在一起的话,要非常清晰地在安全地带找成长。

娱乐宝看来非类似金融产品,而是类似商业数据产品或是营销产品,娱乐宝从起点开始就从用户转向实际购买者,这是一件可喜的变化,互联网大流量时代也始终会要重新面对新的起点,也就是实际购买者到底会有多少,娱乐宝面对20岁到25岁的用户群,在未来的5年到10年里,对于商业结构的变化以及通过娱乐媒介引导消费产品,这确实可能是淘宝走到京东等前面的好的理由。对于消费群体就不用在乎那么多了,玩的开心,赚的娱乐,毕竟以后说不定看场电影也能有优惠。当这样的晋升成为业界瞩目的焦点之后,百度算是赢了一步棋。其实,BAT都是公众公司或者正走向通往公众公司的路上,硬说人家小李子是太子爷不合适。他能走到今天,和机遇当然有关系,但决定性的因素恐怕还是他的路子正好契合百度当下和未来的路子,而且前期已经累积了相当的经验。而对于小李子的高看两眼厚爱三分,又能够在业界青年中掀起一股百度小李梦,何乐而不为呢?羡慕嫉妒恨之余,想想腾讯阿里,除了长老们出出进进或者著书立传好为人师,已经很久没有在长老会中见到青年的影子了……这是雷布斯自己发的吗?!我觉得小米原来那种扩张模式应该快走到头了,现在小米规模已经很大,也就要走到一个十字路口了。从国内看,原有商业模式已经登峰造极,但是在国外拓展却很缓慢。小米1999的价位在国产手机里算是中高端,但是在和国际品牌的对比中还是中低端,小米如果要继续发展,除了拓宽产品线走进千家万户的客厅外,还应该尝试一下拓展高端手机市场,毕竟手机利润蛋糕上最丰腴的奶油被苹果和三星占据了。实在不行收购高端品牌比如Vertu,以后做价格更亲民的产品。饥饿营销成就小米,但是也失去了一批用户。喜欢、性价比较高,但是买不到,这不是扯淡么。现在能买了,但是也不想买了。小米危机其实才刚刚露头,硬件并不是小米的核心竞争力,具备核心竞争力的MIUI的竞争力却在日益下降,除了拿出一个具有诚意的好产品,如何继续在核心竞争力方面攻城略地才是最重要的。其实如果官员真觉得有必要学习经管知识充电,那完全可以在党校进行,每年的党校培训那么多,完全可以分期请一些教授过去讲,没必要非得放到EMBA这个途径,说到底还是关系学国情和有利可图使然!

移动互联网在颠覆了很多消费级市场后,要颠覆企业软件市场了,传统商业最后一个堡垒正面临大的变局。1、移动的革命。2、端的革命。3、惟脑残者生存。

作为一项服务,谷歌已经成为人们在线互动过程中不可缺少的一个环节。这家公司在经历了16年的发展后,已经拥有了4000亿美元的市值,其成就可谓举世瞩目。但在管理层面,谷歌却采用了与传统企业截然不同的组织结构,只是很少有人关注过此事。现在,谷歌的两位高管对此展开了分析,并且给出了这些管理模式背后的设计逻辑。谷歌执行董事长兼前CEO埃里克·施密特和前高管乔纳森·罗森博格在新书中解码了谷歌管理方式,以供其他企业学习取经。谷歌领导者经常会努力纠正员工的方向,让他们不再纠结于10%的提升,转而把目光放到10倍的改善上去——这就需要他们采取全新的模式,而不只是对现有内容进行优化。多数“10倍”项目都会失败,但这种概率完全可以接受。这样一来,人们就可以从失败中吸取教训,继续向前,甚至有可能借助一些挫折孕育新的成功。从这方面来看,“不断学习”胜过“博学多才”,因为没有人能够预见未来。“迭代是整个战略中最重要的部分。”他们二人说。其他书籍也曾探讨过谷歌对数据的迷恋,从招聘决策到选择工具栏的蓝色阴影,但只是展开了肤浅的分析。可惜的是,《谷歌怎么工作》同样没有深入阐述这个问题,只是简单介绍了员工如何通过一套名为OKR(objectives and key results,意为“目标与关键结果”,借鉴自英特尔的方法衡量自己的成果。谷歌模式的核心是向员工放权。所有公司的老板都在讨论这一问题,但这家搜索巨头却在真心落实这种模式。他们已经设计了一套系统,让员工的优秀创意可以真正得到落实。谷歌的很多优秀的产品和功能(例如Gmail)都源于此。该公司还设计了一套政策,让员工将20%的工作时间用于开发业余项目。这种文化高度重视员工的水平。施密特和罗森博格建议企业效仿研究机构的做法,成立专门的招聘委员会来评估候选人,并决定是否发出录取通知。这有助于降低一线经理的偏见,并鼓励员工以团队方式来思考问题。这样一来,新招募的员工不仅会忠于自己的上司,还会忠于同事。与其他行业的多数公司不同,如果员工感觉发展受阻,便有可能将创造力和野心用到其他地方。尽管书中并未提及此事,但谷歌的管理理念无疑源自其联合创始人谢尔盖·布林(Sergey Brin)和拉里·佩奇(Larry Page)的职业生涯。他们二人都是年轻有为、目光远大的技术天才,凭借谷歌获得了巨额财富,促使该公司敢于承担其他企业想都不敢想的风险。正因如此,谷歌才拍摄了大街小巷的街景照片,扫描了各种书籍的影印图片,甚至设计了无人驾驶汽车和记录眼前一切的谷歌眼镜。但有趣的在于,尽管经常自省,但谷歌仍然陷入了很多法律纠纷。还有不少人批评其违背了“不作恶”的信条。要理解这个问题,可以阅读一下施密特2011年与维基解密创始人朱利安·阿桑奇(Julian Assange)的对话。在阿桑奇看来,谷歌代表了“技术帝国主义”,是一个“庞大的集权恶棍”,象征着“隐私的灭亡”。很多欧洲政府官员也都持有类似的观点,并对谷歌展开了调查。施密特和罗森博格未能借助此次出书的机会充分阐述该公司在这方面所面临的困境。谷歌增长的主要原因,是因为他们抛弃了传统MBA课程模式:它的成功已经有目共睹。然而,这也恰恰是《谷歌如何工作》的缺陷所在。谷歌的成就令施密特和罗森博格的建议备受瞩目,另外,尽管他们的确给出了一些新颖创意,但偶尔还是会发表陈词滥调的建议:减少会议、缩小团队、不用唯唯诺诺之人。虽然他们并没有公开炫耀,但洋洋得意之情却溢于言表。事实上,谷歌的管理模式可以通过各种方式融入各类企业。但多数企业的管理者之所以能够获得和保住自己的职位,都是通过稳妥地维护组织模式实现的,而不是频繁改变。即使了解了本书中介绍的管理模式,也很少有公司愿意主动改变。正因如此,我们更有理由为谷歌的独特成就而赞叹不已。

分类:社会

时间:2016-05-22 07:12:11